当前位置:主页 > www.010809.com > 第二十六章话说喜事多磨(下)

选择字号: 选择字色:   选择背景色:

第二十六章话说喜事多磨(下)

作者:admin

  姬宛白曾经因为魏朝时。她前未婚夫杜子彬高中状元、被皇上钦赐刑部尚书。她觉得一口气难咽。拿把刀就割了腕。这么个倨傲刚烈性子。能够主动向分了手于不凡招呼、寒喧。已经是她把头低到尘埃之中了。这求和信号发射得比夜晚绽放烟火都明亮。偏偏于大医生装沒看见。

本文来自织梦

  于不凡不知道。转过身去那一刻。姬宛白咬紧嘴唇。脸上。泪水滂沱而下。一上了车。她弯下身子。捂住脸。觉得自已似乎与世隔绝了。这才放心地痛哭出声。哭得几乎晕厥。。。。。。 dedecms.com

  从这天起。于不凡这个名字成了姬家一个忌讳。谁要是无意提到于医生。姬宛白不管干什么。立马脸一冷。转身就往楼上去。然后就能把自已关房间里几个小时。任谁敲也不开门。 copyright dedecms

  姬董事长夫妇叹息。他们对于不凡这个女婿是中意了。有才有貌。重要人品好。看來。他们是不敢指望有一天听到于不凡喊他们一声“爸爸、妈妈”了。 dedecms.com

  姬宛白消瘦和颓废。明眼人都看得出來。她又是一棵带刺花。你看得出还不能问。任由她独自枯萎。

本文来自织梦

  近郊别墅区。天然河流改道成纵横水网。并且汇聚成为巨大人工湖泊。湖边绿草成茵。林木参天。一栋栋别墅掩映水边树丛。如同一朵朵含苞花蕾。带了一种低调炫耀。

织梦好,好织梦

  这个时候。正是油菜花开得正盛时。别墅区另一边就是一大片油菜花田。金色花束阳光下摇曳生姿。那种壮观美令人屏气凝神。

本文来自织梦

  姬宛白别墅中里里外外转了一下。宽敞阳台是她喜欢。魏朝。有这么大个宅院不算稀奇。但喧闹北京城。忽然跑出这么一个安静地方。她觉得象是场梦。 织梦内容管理系统

  这里别墅家家都建有游泳池。对面不知是哪家。邀了一帮朋友过來度周末。几个不怕冷妙龄女子。等不及地换上泳衣。嘻笑着。轻盈地跳下泳池。做了一朵朵出水芙蓉。

织梦好,好织梦

  美景与人共享。才觉得开心。一个人这样独自走着。不知觉就有了一丝伤感。孤独象只毛毛虫啮着心。痒痒、麻麻。

织梦内容管理系统

  林荫小路头。便是田间小径了。姬宛白怕迷路。转身准备回去。她忽然看到前面一棵大槐树下。立着个画架。一位头发长长男子手捧调色板。正画布上涂涂抹抹。

织梦内容管理系统

  她好奇地走过去。发觉男子画正是眼前乡野风光。不过。这种画法却是她不熟悉。 织梦好,好织梦

  她擅长水墨画。以毛笔为工具。水墨画清雅、幽远、细腻。男子这画近看象是一堆色彩泼画布上。把目光挪远。会发觉这种画美得比较浓重、夸张、艳丽。 织梦内容管理系统

  她礼貌地立男子身后。看着他拿着象把小刷子一样画笔沾点油彩。这儿抹一点。那儿抹一点。不一会。一幅明媚春光就跃然于画布之上了。 织梦好,好织梦

  男人甩了下长发。回过头。看着阳光下姬宛白。身上薄薄地镀了一层金粉。浅笑晏晏。发丝轻拂。 织梦内容管理系统

  他微微一笑。“奇怪吗。这是西洋油画。你是中国画。这是两种截然不同画技和风格。”

织梦好,好织梦

  男子笑着收起调色板、画笔。调侃地倾倾嘴角。“这么年轻教授。学院里仅有一个。想不认得你都难。” 织梦好,好织梦

  男子把用手上蹭了下。“对。我是美术系讲师。姓石。”他向姬宛白伸出手。姬宛白脸一红。意思地碰触了下他指尖。就缩回了手。

织梦内容管理系统

  姬宛白虽然学院教书。但她课极少。她以为这教课就象唱戏票友一般。纯粹玩玩。她不仅不认得同事。学生也记不住几个。走学校里。别人向她打招呼。她就点点头。根本搞不清谁是谁。

织梦内容管理系统

  “我们一大帮人记你一个很容易。你一人记一帮子人太难。不认识我是应该。你不需要内疚。何况我也不是个什么帅哥。”男子自嘲地扬扬眉梢。动作俐落地拆画架。

内容来自dedecms

  姬宛白打量了男子一眼。这男子和于不凡差不多年纪。浓眉阔目。英气勃勃。很有男子气概。和于不凡是两种类型。

copyright dedecms

  “别忙走。帮我拿点东西。”男人很熟稔地喊住她。塞了一个小包她手里。自己提了个大包。

copyright dedecms

  原來这位石老师也是隔壁别墅请來朋友。他帮主人邀请姬宛白一同过去玩。姬宛白拒绝了。

copyright dedecms

  但姬宛白却是记住了那位画油画石老师。后來学院里上课。经常与他不期而遇。多章节请到。

织梦好,好织梦

  石老师是个很健谈人。姬宛白对油画又产生了兴趣。他非常热心地为她讲解。带她去画廊参观画展。还教她素描。

copyright dedecms

  有天。石老师带姬宛白去素描室。她第一次看到一群学生。围着一位**女模。画人体图。姬宛白羞得差点沒钻地缝里。觉得石老师很是龌龊。

dedecms.com

  石老师很是纳闷她态度转变。约了她几回去看画展。她防卫地瞪着他。头摇得象拨浪鼓。

织梦内容管理系统

  但关于他俩之间。还是有一些捕风捉影传说不胫而走。随风吹到了苏放耳朵里。苏放又以十万火急语速转告于不凡。中间。还添了几勺油。加了几匙醋。

dedecms.com

  知道守株待兔农人是怎么死吗。是被那活蹦乱跳兔子给气死。兔子已经以百米冲刺速度向树冲來。就撞上那一刻。她改道了。

dedecms.com

  这个城市雨季怕是要來了。求学天之娇子们走出校门。看到路边站着一位脸色阴沉、手拿雨伞男人。询问地看向同伴。

织梦内容管理系统

  姬宛白走人群中。找寻司机车停哪里。一抬眼。撞上某道斥责视线时。瑟缩地忙把目光转向别处。

dedecms.com

  这半个月漫长如千年。磨灭了她所有自信。她不记得她发过誓言。却学会了等待。等待让她知道了什么叫死心。

织梦内容管理系统

  “什么样事叫别事。”于不凡突地紧紧扣住姬宛白手。咄咄问道。“沒有事我就不能來找你。或者是你怕谁看见。” 织梦内容管理系统

  “我交什么朋友。沒必要告诉你。”姬宛白无力地想甩开她手。于不凡越发抓得紧了。

dedecms.com

  “当然有必要。”于不凡音量一下提高。引來路人侧目。“因为你是我未婚妻。” 本文来自织梦

  姬宛白委屈地扁扁嘴。眼泪一串串地滚落。那样子看得于不凡心一软。他拉着她走向自己汽车。第一时间 对着姬家司机摆了摆手。司机会意地一笑。 copyright dedecms

  “我不上你车。为什么事情都是你说了算。”姬宛白闭上眼。想起这半个月过日子。心里酸痛。 织梦内容管理系统

  姬宛白明白了。然后她做了一个动作。这个动作非常之突然。也非常之坚决和非常之意外。。。。。。 本文来自织梦

  是什么可以让倨傲人卑微。好胜人屈服。任性人迁就。爱情此刻就像一把刀。一把非常温柔刀。姬宛白意识到自已对他不可自拨爱时。同时也切痛了她强悍心扉。

本文来自织梦

  你不能让一下我吗。她说话语气是很女人。那是一个女人和她心爱男子说话时会有语气。是那么温柔纤细。那么低低仿佛要将男人心融化。

本文来自织梦

  许久。他才开口道:“宛白。你问我为什么不让一下你。”他苦笑。面对着玻璃窗外茫茫雨色。“因为这次我不能让你。宛白。告诉我。这半个月里。你心感到疼了吗。”

内容来自dedecms

  “这能叫疼吗。”于不凡回过头。把她拉近身边。让她手按他心窝处。“这半个月。虽然我们沒有见面。可是你知道我哪里。想我还可以打个电话。可是你尝过生离死别疼吗。你被绑架那半个月。我成了一具空洞躯壳。开着车这个城里每条街上寻找着。我不知道你是不是死了。如果活着又哪里。我知道那样子寻找是沒有一点用处。可是我呆家里。疼得就象有把刀一点点地割着我心。开车出來。仿佛和你近了一点。幸好。宛白。你回來了。你昏睡那天夜里。我一个人躲洗手间里放声大哭。我从沒有那样哭过。好象哭出來才能感觉到你是真回來了。宛白。那样疼。一生只能承受一次。而你却让我尝了两次。第一次是无奈。而第二次。你却是故意。你要求分手。然后什么也不说。就回到魏朝去了。宛白。你真很洒脱。一点都沒留恋吗。绝望如潮水。一个浪头把我打得万劫不复。我做什么都是有自信。唯独对感情。我不敢有。我真是那个让你想走就走、丝毫不愿顾及我感受人吗。”

内容来自dedecms

  “宛白。我不是小家子气。也不是斤斤计较。我恨不能把你捧掌心里呵护着、宠溺着。我可以让你。一百次。一千次都可以。但这次。我不能让你。我随便让步。你下一次还会重蹈覆辙。人生哪能沒有误会、沒有争执。你要学会包容、学会让步。学会替人考虑。” 织梦好,好织梦

  她震撼地看着他。缓缓地依进他怀中。嘴贴他耳畔。“凡。我错了。不要再折磨我了。。。。。。。”呼出热气伴随那悲伤低哑嗓音穿透他耳膜。击中他震颤心房。她闭上眼。胸腔胀满酸。“我从來沒有不爱你。我只是怕你不是专心爱我一人。我。。。。。。不任性了。我不该偷跑回魏朝。可是我从來沒想过不回來。你不知我有多欢喜穿越到这个时代。遇见你。我以后也不会让你。。。。。。心痛。凡。你能。。。。。。能不再给我一次机会。” copyright dedecms

  “机会从來就你手里。第一时间 嫁给我。宛白。”他从袋中摸出那个粉色锦盒。轻轻地打开。璀璨钻石夜色中发出夺目光泽。 本文来自织梦

  他俯过身來。温和视线柔了;他俯过身來。她轻轻一喘。低下眼帘。看见他俊美唇覆上了她。 本文来自织梦

  他慢慢地。慢慢地。噙住她等待已久唇。闭上眼睛。用感官细细描摹。缓缓刻划。她甘甜。她美好。她味道。她一切。他都纳为已有。 copyright dedecms

  “别太难过。天涯何处无芳草。我明年学院里给你捉个学位高。你们俩高智商聚一起。生个神童出來报效国家。这样吧。我们俩好久不聚了。你出來吧。我们一起去吃火锅。我给你带几张玉照。你边吃边挑。” dedecms.com

  晚上。苏放早早就到了火锅店。点了汤锅和配菜。刚坐了一会。于一凡就到了。苏放上上下下打量了他几眼。神清气爽。面白唇红。俊男一枚。这恋看來失得不算太大。 copyright dedecms

  还沒开始寒喧。外面又进來两位客人。一男一女。头发长长。女人进了门。就脱下大衣。露出里面火爆身材跟低领毛衣。雪白胸脯随着女人一步三摇身姿高低起伏。撑得弹性上佳薄毛衫满满当当。几乎要从领口弹跳出來。男人长发飘飘。大衣过膝。 copyright dedecms

  于不凡淡然地扫了一眼。把目光移向眼前汤锅。苏放却肆无忌惮地用自己火光一直目送她邻桌坐下。她那一个低头弯腰瞬间。。。。。。春光览。

织梦好,好织梦

  苏放心底暗呼过瘾。欢地回过头來。很轻挑地对于不凡说道:“是那一低头双峰。恰似两只白馒头一解即发绵柔。”

织梦好,好织梦

  “我对你那位人间至定很好奇。有次追到她学院。想偷偷看一眼。她那天偏偏沒课。然后别人就把那位画家指给我看了。我一下就记着这位夺人之美败类。你看。你看。他现。。。。。。。不知又抢谁家人间尤物。可怜你那位人间至宝还被蒙鼓里呢。不行。不行。不能让这样人逍遥法外。你给她打电话。让她來当场捉奸。”苏放义愤填膺地边说。边掏出手机塞给于不凡。 dedecms.com

  “她现怕是上床睡了。别打扰她。”于不凡推开他手。笑笑。看到汤锅开了。挑点配菜扔进锅中。 dedecms.com

  “什么。你。。。。。。她。。。。。。。”苏放吃不消地抓住于不凡胳膊。生怕摔着。 copyright dedecms

  于不凡脸上掠过一丝愧疚。“哥们。对不起哦。我忘了告诉你。我已经结婚了。” dedecms.com

  “啊。啊。。。。。。。”苏放愤怒地跳起。“你怎么可以这样对我呢。我还整天牵挂着你。生怕你想不开。为了你。我到处托人打听你那位人间至宝消息。不惜调课去看她。我容易吗。可你是怎么回报我呢。我为了兄弟两胁插刀。你却为了女人插兄弟两刀。这种朋友不交也罢。今天火锅。你买单。” dedecms.com

  “好。”于不凡微笑地拍拍他肩。示意他坐下來。“不过。我们婚宴还沒办。你该出份子还省不了。” 织梦好,好织梦

  “啊。于不凡你原來是这么卑鄙。來这一手。你简直斯文扫地。有辱读书人脸面。不过。哥们。告诉我。你是怎么做到。”苏放带有一丝崇拜地问道。

dedecms.com

  《御医皇后》是(林笛儿)小说作品,《御医皇后 第二十六章,线楼文学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。北京地铁1号线号线日将封站才能引发广大观众的共鸣。金石转

copyright dedecms



上一篇:第830章愿望的起航(大结局) 下一篇:奔驰逼停自燃大巴:满载老人突然自燃司机竟未察觉

随机推荐

热门推荐

平特一肖大公开| 香港正版马会生活幽默| 一肖一码期期大公开| 香港新报跑狗高清彩图| 香港马会跑狗图正版| 正版创富网心水论坛| 红姐统一图库彩图下载| 香港马会网站总公司| 香港最精准平特一肖| 2019年黄大仙六肖中特|